图片资讯

当前位置:hg0088 > 图片资讯 >

更不利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缓和和贸易问题的解决

时间:2018-06-07 10:55 作者:admin 点击:

  当然,也有人会说,美国国会虽然没有权力直接阻止总统的行政命令,但是可以通过立法的形式推翻它。也就是说,前面提到的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通过的修正案,如果能通过国会参众两院投票通过,最终形成法律就能推翻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但吊诡的是,美国宪法又规定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律可以拒绝签字,行使否决权,直至再次提请国会获得超过三分之二的投票通过后才能通过,而这是非常困难的。
 
  如此看来,特朗普政府和国会之间关于中兴问题的分歧,表面看是美国不同政治势力之间的斗争,但实际更新是特朗普借势导演的一出与国会之间的“双簧”:一方面在国内玩弄手法操控局面;另一方面,借此向中国施压以争取更多的筹码,索取更多的利益。这也就不难理解,5月29日白宫发表声明称将在6月15公布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关税的清单。中国商务部将此称为策略性声明,并称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
 
          一直以来美国之所以抓住中兴不放,无非是想在中美贸易谈判中争取更多的筹码而已。但想来美国也明白,中兴问题一直拖而不决,受伤的不止是中兴,还有大量的中兴在美供应商以及美国消费者的利益,更不利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缓和和贸易问题的解决。所以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让中美贸易的问题通过贸易的方式去解决,让中兴尽快“退场”,才是明智的选择。
 
  在大多数公众眼里,美国特朗普政府及其本人素来以“不靠谱”著称。特朗普上台后先后退出了“TPP”、《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等诸多协议;要求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对欧盟、日本等加征钢铝关税;继续对伊朗、朝鲜和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挑起中美贸易争端——美国俨然成了世界的搅局者,这一系列“操作”把世界彻底搅乱的同时,也让广大网友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特朗普到底想干什么。然而,在笔者看来,特朗普政府这些看似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背后,其实隐藏着很深的套路。
 
  我们都知道,二战以后美国凭借其在国际规则制定方面的绝对话语权建立起一套以美国为核心的多边关系体系,并以此巩固其世界霸权地位。但是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深刻变化,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受到来自各方的冲击,特别是在经贸领域。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特朗普政府认为现有的国际规则不再能很好地维护美国的利益,因此要采取各种措施企图打破现有贸易规则,建立起对美国更有利的单边贸易体系。
 
  美国现在面临的各种冲击在中国这里达到了顶峰,中国现在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也达到千亿级别。在一些个别的行业领域中国已然走在世界前列,甚至有超越美国之势。或许在特朗普政府的算盘里,如果能在经贸领域首先啃掉中国这块“硬骨头”,迫使中国妥协让步,其他国家也就不足为惧了。但令其始料未及的是,中国政府面对美国的挑战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强硬。
 
  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在国内面临中期选举的政治压力;另一方面,面对美国发出的威胁,欧盟、日本、俄罗斯等主要国家并不买账,在中国也暂时没有讨到任何好处,这个时候的特朗普政府就像是红了眼的公牛,而中兴正好在此时撞上了美国的枪口。为了最大限度向中国施压,美国毫不犹豫地给了中兴致命一击,这一击完全超出了一个国家实施行政惩罚的正常限度,也超出了一家企业的正常承受能力。美国此举无异于在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下实施的“贸易恐怖主义”行为,中兴则成了美国“贸易恐怖主义”的又一个受害者。在5月29日举行的2018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在中兴事件中,美国特朗普政府创造了一个经济(贸易)恐怖主义的记录。
 
  特朗普政府反复无常的行为作风在中美贸易谈判的过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既承认中美不打贸易战,又威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前面说要放行中兴,立刻又矢口否认。如果说中美贸易摩擦中特朗普的一些个人表态引发国内政治势力的施压是特朗普始料未及的,但随着事态演变,整个事件倒更像是特朗普政府顺水推舟自己导演的一出“双簧戏”了。我们承认存在美国国内的一些政治势力借中兴这样的事件向特朗普施压的可能性,特朗普一系列“打脸”表态是为了缓解国内压力故意释放的烟雾弹。但笔者也绝不认为作为堂堂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放行”中兴这件事上会如此“为难”。
 
  特朗普的“为难”集中表现在部分国会议员对特朗普计划“放行”中兴的批评,甚至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还通过了一项旨在限制特朗普放松对中兴制裁的修正案。还有议员签署联名信,指责特朗普将中国的利益置于美国就业和国家安全之上。一时间,仿佛美国国会和政府在为中兴事件打的不可开交。但是事实正是这样吗?
 
  但凡了解美国历史的都知道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法院拥有司法权,国会拥有立法权,总统(政府)拥有行政权。而在中兴事件中,美国商务部作为政府的下属部门,对中兴执行的销售禁令完全属于行政命令,是美国政府或者其下属部门行使的行政权。这是美国宪法赋予美国政府和总统的行政特权,是不需要国会批准的。按照美国国会的性质和权力范围看,在中兴事件中,国会仅有对禁售令执行情况的监督权。所以说,如果特朗普执意要“放行”中兴,国会是没有权力阻止其行政命令的。